中國未來的8大賺錢機會,最好的時代才剛開始!

發布時間:2020-07-18 文章來源:水木然 發布時間:05-2911:07暢銷書作家  瀏覽次數:984


作 者:水木然
以2019年為元年,中國的商業正步入萬象更新的階段,有大破才有大立,建設與破壞必定同在。
今天,我們來好好的梳理一下商業變化的邏輯,文末的八大特征,則是未來商業的新邏輯,此文不長,但非常有價值,你可以讀的慢一點,戒驕戒躁。





中國經濟的三個階段
從宏觀上來看,中國經濟主要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段從1992年到2002年;
第二階段從2003年到2012年;
第三階段從2013再到2018年;
01 第一階段(1992年-20
物質短缺
暴利時代
1992年之前中國屬于計劃經濟時代,1992年鄧小平南巡,中國開始轉入市場經濟階段。這個轉型使社會發生很大轉變,以前依靠飯票、糧票置換糧食、油鹽、肉包括身上的衣服,是一個物資極其短缺的時代。
那種情況下,一旦可以自由生產和買賣,必然造成社會物質產品的大爆發,伴隨的就是利潤和財富的暴富,所以改革開放一到來,馬上使中國進入了暴利時代。




無論你生產什么、倒賣什么都能賺錢,因為社會需求的口子如同黃河決堤一下子被打開了,這種需求是遠遠大于社會的生產能力的。這個階段的經濟特征是“以產定銷”,我們生產什么都可以賣出去。市場的活力得到很大程度的釋放,人們的生活被改善了很多。
這是一個小批發、小零售的階段,這個階段一直維持到2002年。
02 第二階段(2003年-2012年)
從“以銷定產”到薄利時代
隨著這種散亂式的商業發展,從2003年開始中國經濟開始進入下一個階段,那就是大批發、大零售階段,也可以說是“以銷定產”,渠道商先從品牌商那里訂貨,訂貨之后再去賣貨,消費者根據自己需求和喜好去買東西,在市場需求的刺激之下,商品的品類越來越豐富,于是有的商品就形成了所謂的品牌,這種品牌是野蠻生長下的產物,是被動出現的,而不是主動開創出來的。
最典型的就是福建運動品牌,比如安踏,它是怎么發展起來的呢?老板自己籌一筆錢,去央視打廣告,用最快的速度打出一個叫“安踏”的牌子,然后再做批發,其實還是代理商批發給經銷商的路線,并不具備做品牌的基因,真正的品牌需要大量文化積淀,需要有自己的原創基因。品牌的本質是一個信譽的保證,同時更需要有工業設計的基因。但是,中國商業的土壤環境決定了,我們不可能在這個階段培育出自己的品牌。
與此同時,另外一種變化也在悄悄發生……
2003年,中國忽然發生了兩件大事:第一件事就是非典,那時我讀高三,整個學校都封了,家長只能隔著學校圍欄給學生送飯,那情形有點壯觀,整個世界人心惶惶。第二件事就是阿里巴巴推出了淘寶,易趣也幾乎是在這一年在中國呈現爆發事態。





為什么這兩件事有一定的聯系呢?因為電商的爆發使大家意識到一個事:哪怕我足不出屋也可以買到自己想要的東西,而且非典的事件,讓大家感覺到了電商的優勢。
2006年,eBay易趣宣布將部分股份賣給TOM,這被公眾視為eBay退出中國的象征,從此淘寶開始一統江湖。
電商也開始越來越深刻的改變了我們的生活,從經濟結構上講,這也促使商業從大批發階段進入了到了下一個階段:薄利時代。
首先,我們在商場買的衣服基本都是八倍以上倍率,也就是一百塊錢生產的毛衣,最少要賣到八百,如果低于八倍倍率就是虧的,因為首先商場只要做活動,一塊當作兩塊五用,相當于四折,之外商場要扣掉百分之三十的扣點,再加上百分之十二的團隊工資,還要扣掉稅點,基本剩下一點幾折。也就是同樣的衣服廠內購買只需要付八分之一的價格,而實體門店比如專賣店,則最少是四到六倍,只要扣完成本就是同樣的道理。這就是電商和代購的生存空間。





電商把利潤環節壓縮了,直接牽起了生產者和消費者的兩手,無論是小批發還是大批發,以前一件成本100元的東西,即便是最低折扣價賣到消費者手里也要300元左右,去掉中間環節之后,100元的東西只能賣到120或者150,而且它把商家都在一個頁面呈現,哪個便宜消費者就認準哪個,商業競爭變成了赤裸裸的價格戰。
消費者是占了一個大便宜,但是商家有點苦悶,因為你不賣反正有人賣,只有賣的便宜才能賣的出去,所以商家越來越無利可圖。再加上人工不斷上漲,利潤越來越低,與其我死不如大家都死。如果不走歪門邪道,工廠可能就要倒閉了。商家只有開始偷工減料、造假模仿。所以各種假貨、毒奶粉以及瘦肉精等是在這個階段呈現爆發事態的。所以,消費者表面上是被電商省錢了,但實際上也是吃虧了。
更重要的是,電商徹底打亂了原來的大批發產業鏈,原來生產者賺生產的錢,品牌商賺品牌的錢,物流商賺物流的錢,渠道商、批發商、零售商都各賺各的利潤,每一個人除了上述角色之外,同時還都是社會的消費者,大家你來我往、互惠互利,社會以既定的邏輯運轉。
由于電商壓縮了產業鏈,很多角色不存在了,很多人變得無所事事,于是社會的消費能力就開始下降。
03 第三個階段(2013年-2018年)
混沌時代
這五年時間,是中國商業最糾結的階段,為什么這樣說呢?
首先,傳統實業不斷的倒閉,當然還有一批企業在吃老本,也是惶惶不可終日。大家都找不到方向,很迷茫。而電商在消滅了一批人之后,自己也開始漸入困境,大家都低價,已經無利可圖,甚至十個網店只有一家賺錢,其他九個都虧損,線上的紅利已經快被吃完了。
怎么辦?我們不要忘記,電商還有另外一個優勢,作為新興產業,可以吸納社會資本,電商一直在不斷的做嘗試,比如京東不斷的燒錢去做物流體系,順豐開始做線下連鎖,阿里開始收購銀泰,他們的戰場從線上轉入到了線下,并且從藍海變成紅海。
與此同時,由于生產和消費持續在脫節,產能過剩也出現了,這讓實業倒閉的速度加快,隨著消費能力的下降,加上需要承擔庫存,經銷商訂貨速度也慢了,所以這五年我們拼命的叫喊新概念,比如互聯網思維、o2o、互聯網+等等,有句話說:一個人越炫耀什么,說明他越缺什么,似乎只有這些新概念可以應對庫存問題。



這就是混沌的商業狀態,這種糾結將一直持續到2018年。
我常常說2018年是大破之年,2019年一定是大立之年。因為物極必反,既有盛極而衰,也有否極泰來。中國經濟也是如此。
2019年是中國下一個商業元年。其實商業的本質很簡單,我們無非就是給自己的客戶提供我們獨有價值的東西(服務或產品),同時實現自己的收益(副產品)。我們獲得收益的多少,只取決于我們提供價值的大小,而和其他任何因素都無關,商業正在越來越接近這個邏輯。
我們從零售角度來分析一下未來商業的狀態:
未來商業的八個特征
01
厚利時代
世界上所有能夠讓別人忘記成本、忘記渠道、忘記價格的東西,基本上就是那一類,也就是被我們津津樂道的各種世界名牌。
世界名牌的特點之一,是具有傳承價值,我們總能找到它本身的傳承文化、增值文化和創造文化,因此100塊錢的東西可以賣到1000甚至10000。如果認真追溯的話,歐洲的奢侈品大部分都來源于歐洲的文藝復興,所以伴隨著國家的經濟達到一定程度,它的文化輸出是必然的,文化輸出又是附著在一定的物理產品上,所以一定要有文化附加值。
品牌一定是跟文化聯系在一起的,而文化輻射力這個東西一定是和經濟實力緊密聯系在一起的,如果十幾年前說中國會出現世界品牌一定會讓人笑掉大牙,就像現在有人說老撾出了一個世界名牌手表一樣,我們也會笑掉大牙。
中國八九十年代都是在流行港臺文化,因為他們經濟比我們強,但是現在情形不一樣了,很多港臺明星要跑到大陸來唱歌、演戲、參加綜藝節目了,因為大陸變的比他們有錢了,隨著大陸經濟的增長,大陸的文化一定會越來越有影響力。




以前大家總是崇洋媚外,這幾年突然發現自己的東西也挺好的,傳統文化復興了,國學復興了,中醫也被認可了,中國文化正在積聚能量,影響到商業上就是我們的產品將有提升附加值的機會了。在接下來的階段,中國一定會出現一些世界性的民族品牌!
文化可以增值多少?一百的東西賣到一萬都不算貴的,一張宣紙只需要幾分錢,一個書法家寫一寫,可以賣到幾十萬甚至幾百萬,一坨泥巴捏成個煙灰缸可能值幾十塊錢,捏成個菩薩外面再鍍個金身,它可能就值幾萬塊,這就是文化的附加值。
對實體店來說,另外一個拉高價格的辦法就是增加體驗,比如很多餐廳在你吃飯的時候都有特色舞蹈,這就從買賣關系升級成為一種服務關系,也是一種提升產品附加值的表現。
02
消費的精準化
以前中國人真的是窮慣了,那時候物資極其匱乏,窮的時候中國倡導的是產品野蠻生產,凡是在野蠻生長中分得一杯羹的的人都是暴富者,他們暴富之后就對那些世界大牌如饑似渴,LV之類的來什么買什么,只要是品牌甚至門店裝修的像品牌,就會有人買,因為錢突然多了。
現在不同了,薄利時代把所有的產供銷環節壓縮了,中間環節長時間拿不到錢,這就消滅了一批暴發戶,接下來消費一定會趨于理性,趨于精細化,能不能更加精確的找到消費者變得很重要。優衣庫、無印良品等一百元以內的東西特別好賣,根本原因就是產品定位的成功。




未來需求會越來越多元化、個性化,也會越碎片化,要想找到消費者,傳統方式顯然太落后了,一定要通過大數據和云計算去匹配。

03
資產證券化












































上一篇: 高通加大5G應用力度:發布手機芯片,還推出機器人和無人機5G系統
下一篇: 馬斯克堅信的“矩陣模擬”,是一種怎樣“燒腦”的存在?
五年沉淀只做精品的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