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化的春節里,年味的變與未變

發布時間:2021-02-16 文章來源:湃客:陳述根本 2021-02-16  瀏覽次數:382


文/陳根
互聯網化的春節里,年味,又淡了嗎?
事實上,每年春節,都多少聽到些“年味淡了”的討論。當人們對過年的印象還停留在“從前慢”的稠濃里,是民諺里“二十三,祭灶官;二十四,掃房子;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去割肉;二十七,蒸棗山;二十八,貼年畫;二十九,去買酒;年三十,吃餃子;年初一,躬個脊”的傳統習俗時,科技的更迭就為春節帶來了更多互聯網的元素。
從云拜年的全民興起的“搶紅包”,到社交媒體打造的多元多維的娛樂項目,越來越快的城市節奏,似乎與“從前慢”的年味天然背離。互聯網化的春節里,年味的變與未變,卻更值得玩味。





被互聯網浸入的年味
春節,即農歷新年。作為傳統農耕文明的結晶,“年”的概念,最初就是農業的時間標尺,是指谷物的生長周期。漢武帝年間,春節的禮俗和規制開始一代代地薪火相傳,根植在中國人的深層文化認知結構里。
于是,傳統的禮俗代代相傳,緩慢演變。不論是老家窗戶上貼著的紅色窗花;還是舊街巷老人拿著毛筆寫春聯的小攤;亦或是全體家庭成員集體參與的各項年俗活動,都是“從前慢”的年味。
不同人對“年味”有往往有不同的定義。這種不同的定義來自不同人對過年都懷有一種特殊的期待,這種期待被固化為一種物品或者一種習慣,而這種錨點一樣的感情就是人們籠統描述的“年味”。這些東西的厚重象征著慢節奏的時代,而象征符號對整個儀式和對人的最主要的意義就在于,它以象征的意象激發人類的情感和想象,并對人的情感認識產生了重大影響。
1956年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轉播的《春節大聯歡》拉開了現代媒介下的春節的序幕。自此,全家人看春晚便成了現代人們對年味的“期待”。事實上,改革開放以來的廣播電視、衛星電視直播的春晚,也昭示了在現代中國歷史上新媒介對于維系和傳播傳統節日文化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廣播電視媒介以后,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時代加速到來,并且以深入改造,和重構以春節為代表的傳統節日文化的當代形態改變著我們的社會。可以說,以互聯網為代表的技術,也是新舊媒介格局的歷史性更迭,作為新媒介的互聯網在這場媒介迭代中要完成的,正是對整體性社會生活的全面介入。
就像已經淪為舊媒介的電視在過去 30 多年曾發揮的影響一樣,互聯網時代的變革正在以一種摧枯拉朽的方式,席卷著我們今天朝九晚五的日常形態,新的技術及其應用也在在近年春節中的種種新變中出現,比如云拜年,比如集五福。




除了新生的過年方式,互聯網對“年味”的浸入也發生在社會生活和傳統習俗的各個方面。春晚就是互聯網發展的“春江水暖鴨先知”,近年來,可以說,春晚與互聯網“親密接觸”著、深度融合著。比如,利用現代傳播技術多介質呈現,很多節目和主持人串詞充滿了網絡元素。不管是搖微信紅包還是平分巨獎,都是通過春晚的舞臺與網民在適時互動,讓傳統年味更具現代氣息。
從年俗來看,“云上餐廳”提供年夜飯網上訂餐、送餐到家服務;2020年“云拜年”“紅包雨”成為疫情之下特殊春節的新年俗。從年貨的采購來看,凱度消費者指數曾顯示,2018年,網購渠道銷額增加了98%。線上渠道的興起以及電商平臺的“年貨節”,都推動了采購年貨的新高潮。
體驗式營銷、借助當紅短視頻媒體引爆話題、借勢春晚等媒體引發關注成為當下營銷的新方式。尤其在此期間,帶著年貨禮品出境過節也使得中國年貨本土品牌成功出海,成為全新的“中國名片”和文化傳承。年貨還參與到了春節期間社交生活的各個方面,消費者甚至帶著年貨出境過節,“隨時隨地”便可享受中國年。
可以說,新的傳統節日文化形態正在以一種從未有之的方式全面、深入、徹底地進入我們的生活,也浸入我們的年味里。

從多元多維走向年味散淡
技術對社會帶來的改變從來都是泥沙俱下的,盡管互聯網給人們提供了更多元多維的“年味”,卻也不可否認,近年來年味散淡。
顯然,社會媒介的發展和進步改變了傳統的過年方式,對傳統年俗的傳承也造成了一定沖擊。手機拜年和網絡拜年的興起讓人們不必再為了拜年而舟車勞頓,即使是異國他鄉也可以進行拜年活動。社會媒介的發展雖然擴展了拜年范圍、鞏固了社會交際圈子,也對傳統的過年方式造成了沖擊。
網絡的便捷讓拜年信息傳遞的更及時、更迅速,成本也更低,卻令收到的人并沒有增添多少幸福感,反而加劇了春節的形式化。而春節假期短暫,各家皆有自己安排,以往大家閑坐話家常的情景越來越少,春節所帶來的滿足感也越來越低。科技對人的影響是雙向的,科技帶來生產效率的提高讓人們進入物質豐裕的年代時,也逐漸消解了過去對純粹的尊重。




節日是儀式感的代表,人們慶祝春節,不是因為春節那天有什么特殊的意義,而是古人珍重嚴冬過后的春天,是被認為是耕作和希望的季節。顯然,由于互聯網時代下,要想靠地域的不同來阻隔彼此的交流幾乎成為不可能,而深度嵌入生活的社交媒體的最大特點之一就是讓工作與生活之間的界限更加模糊。
所有人都過上忙碌奔波且重復的生活再也沒有哪個時刻,可以和其他時候區分開,即便是過年。于是,一些看似無關緊要的流程被簡化甚至取消,許多情況下,生活失去了儀式感,變成純粹感覺和體驗的集合體。打開手機,是媒體鋪天蓋地的信息和推送;離開手機,少有人能忍受得住無聊的焦躁。
當然,互聯網時代的產物是否挑戰甚至顛覆傳統年味并不重要,連僅僅30多年的電視直播春晚放在 4000多年的春節歷史中,不過只是滄海一粟,被新的媒介和新的內容邏輯所取代也只是時間問題,這只是傳統節日文化形態在現代時間體系下最正常的新陳代謝。
真正的問題在于,以互聯網為代表的新媒介,盡管為今天的春節節日文化形態提供了有著接近全民參與性的文化娛樂形式,但目前以及在可預計的未來,這種泥沙俱下的現狀的最大體現就是,依托于互聯網的新的文化娛樂形式,至少在眼下尚還沒有實質性地增強人們所依賴和癡迷的“年味”。
因為正是這種“年味”才是每年讓祖國大地有著在世界歷史上都堪稱奇跡的人口流動,無論任何階層、任何民族,都在這種“年味”中堅守和尋找真正屬于自己的情感寄托和精神歸宿,這也是現代春節對于傳統節日文化體系頂層設計的最大意義所在。
盡管眼下新舊媒介正在快速迭代,但春節作為全球中華兒女的身份認同、文化認知的核心載體從未改變。互聯網本不應該“驅散”年味,而應該“加重”年味。線上平臺的存在,不應該是“割舍”,而應該是“融合”,不是讓“好久不見”的永不相見,而是讓“好久不見”的也能再次相見。
移動互聯網時代,年味被賦予了新的意義。在互聯網化的春節里,尋找年味的變與未變,并不是強行按照一套傳統的流程來逼迫時代交出年味,而是在那些屬于錨點一樣的期待里,人們能夠從忙碌事物中脫離出來,盡量在春節的細節中保持一種年味的心態,以一種嶄新的感性體驗參與到年味中。























上一篇: 更新!微信可刪除朋友圈好友留言
下一篇: 蘋果頒布隱私新規,隱私戰升級?
五年沉淀只做精品的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