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評|誰受益誰負責:“臉”不能被隨便拿走

發布時間:2021-02-23 文章來源:澎湃新聞  瀏覽次數:697

面對小區統一安裝人臉識別門禁系統的要求,清華大學法學教授勞東燕果斷維權。也是得益于她的較真,最終她所在的小區,業主可以自愿選擇門禁卡、手機或人臉識別的方式。
勞東燕認為:“誰是風險的制造者,誰就該對相應的風險負責;誰在當中獲得最大的利益,誰就該主要對風險負責。”這指明了信息時代隱私保護所應有的原則。之前,浙江的法學博士郭兵因為被杭州野生動物世界要求刷臉入園,打起了“人臉識別第一案”,把自己的“臉”要回來了。
臉,作為公民重要的、具有唯一性的生物信息,不能說給就給,這是常識,也應該成為共識。不許隨便拿“臉”,也應該成為相關公司、公共機構的行動準則。
事實上,對于采用人臉識別技術,相關單位或機構,往往是以為受眾提供便利為理由。以小區人臉識別為例,物業方面常見的說辭是,讓業主進出小區更方便,還可以識別陌生人,為業主創造安全的居住環境。
然而,人臉識別的最大受益者,真的是用戶嗎?未必。比如對一些小區業主來說,相較于刷卡或者手機門禁,刷臉未必會更方便,相反還隱藏著信息泄露的巨大風險。而且,人臉不同于家庭住址、手機號碼等個人信息,作為生物信息的一部分,它有著難以更改的特征,敏感性更高。一旦發生泄露,后果不堪設想。
于用戶而言,人臉識別系統在各個領域推廣開來,乘坐交通工具、進出小區,乃至看房、打車、注冊APP、取廁紙都要刷臉,更多時候是一種缺少選擇余地的被動接納,它并不意味著用戶是主要受益者。說白了,推出人臉識別的相關單位、機構、平臺,數據的采集方,它們是風險的制造者,也是人臉信息收集的最大受益者。
比如,小區的人臉識別,提升了物業管理的效率;再比如,開發商在售樓處安裝的人臉識別設備,為他們精確識別區分客源,提高賣房差價創造了條件;至于一些APP軟件,人臉數據則成為它們提升活躍度和用戶黏性的重要畫像工具,甚至你的臉成為他們在資本市場上“畫大餅”、提供想象空間的道具……
誰制造風險,誰從中獲益,誰就應該對隱私安全負責,這是再簡單不過的常識。然而,一些單位、機構和平臺,在未征得用戶同意就強行收集信息的情況下,對于信息的存儲和管理,也沒有盡到相應的責任,導致隱私泄露事件時有發生。
其實《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中已經有相關內容,“個人信息處理者應該對其個人信息處理活動負責”,其內在的責任劃分邏輯,也是和勞東燕提出的觀點相契合。
《網絡安全法》中收集、使用個人信息應遵循的“合法、正當、必要”三原則,也是基于網絡運營者是信息收集、使用的衍生風險制造者和主要的受益者。要求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圍,正是為了強化收集、使用方的主體責任。
在未征得同意,且未搭建信息“護城河”的前提下,打著方便用戶的幌子,強行采集和使用相關隱私數據,這種轉移責任的做法,絕不能成為濫用人臉識別的借口。
對于政府數據來說,應該打破孤島,“讓信息多跑路,群眾少跑腿”;但對于個人信息來說,應該盡可能的“閱后即焚”,能不收集、調用個人生物信息的,就不該用;不是必須刷臉的,就不能刷;必須要用的,用完之后信息就該及時刪除,別總打“大數據”“用戶畫像”的歪主意。
與“人臉識別”較勁的教授:誰是最大受益者,誰就對風險負責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上一篇: 智慧大腦 點亮“生活試驗場”
下一篇: 智能家居賽道再落子 TCL推靈犀全套系AI家電產品
五年沉淀只做精品的app